寒雀

[SD]黑色曼陀罗(abo)

(一)
一阵阵惨叫声在空旷的走廊中回荡,深色的石板上残存的斑斑血迹清晰可见,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。
长到似乎没有尽头的走廊终于停止在一扇厚重的石门前。
Sam低头对着领口轻声说:"我到了。"
门咔嚓一下开了。
门后有一只笼子。
一只充满整个房间的笼子。
本来淡下去的血腥味愈发浓重了。
房间很暗,但在笼子的一个角落,仿佛有一个蜷缩着的人影。
依稀可见两颗绿宝石般的眼睛幽幽地闪着绿光。
Sam的心脏呯呯地撞击起来,仿佛有一丝电流穿过他的身体。
他呯得一声跪到地上。
Sam压低声音喊了一声:“Dean!"
绿宝石闪烁了一下。
他没有挪动位置。
“你是谁。"冷冷地。
像是一道霹雳贯穿了自己。
他不认得我了。
Dean不认得我了。
他不记得自己了
Sam感觉天空都在自己面前崩塌。
自己千辛万苦找到了哥哥,而他却不记得自己。
Sam两只手抓住笼子的铁杆。
"我……叫Sam。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。"
"为什么?"
!!?
"为什么你要这样做?"
"因为……
因为你是我哥哥
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
因为我爱你深入骨髓,而你却浑然不知。
因为我渴望你,我一闭上眼就想到你,我为你整夜辗转反侧,我为你整日心痛不已。
因为……
理由太多太多了。
但此刻Sam的喉咙梗住,竟无法发出一个字。
见Sam久久不发出声音,Dean自己解释到:"我只是不明白。为什么会有人来到这里却不将自已装备起来。"
装备?什么装备?
"Well,你不会真的以为这小小的破笼子能把我困在这里吧。我只是在害怕那个。”说着用手指了指Sam背后的那面墙。
Sam回头一看,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。有鞭子,烙铁,还有其他Sam认不出名字的东西。
他这才注意到,Dean蜷缩着的身体上遍布着的伤痕。在宽松的衣服中,美丽的锁骨下一道道丑陋的疤痕
Sam感觉自己的内脏都绞在一起。他用手扒着铁杆,好像是要将其扒开,撕碎,再冲到哥哥身边,将他抱在怀里,一道一道地舔舐他的伤口。
但是他不能,他不可以,他只能用沙哑的嗓音说一句:"我带你走吧,带你离开这里。"
他没有料到的是,Dean冷笑了一声说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"你是一个体格健壮的陌生Alpha,我可以嗅得到蠢蠢欲动的信息素的味道。你很危险而且入侵了我的领地,现在给请我一个理由让我不把你撕成碎片。"
Dean撒了谎。
这个高大的男人虽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味,但从他跪下来的那一瞬间,他就坚信他不会伤害自己,他不会像从前的任何人一样对待自己。也许是那人着自己的眼神,是那么忧伤,那么单纯,那么深邃。
这种感觉很熟悉,好像自己一直等待着这一刻,但他却不敢确信,他不敢相信任何人甚至是自己的感觉。
所以他咄咄逼人,他冷血无情,因为在这个血腥之地,只有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。
“因为……因为我是你弟弟。”